AG龙虎斗 > 新闻正文

贾秀全专访:国足要有自己的风格;希望懂球帝的球迷不断学习

苏锦 2016-03-31 21:06:00

AG龙虎斗 www.wh9bnd.cn 周二,贾秀全指导在中牟训练基地接受了懂球帝颁发的中超三月最佳教练奖,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在采访中,贾秀全谈及了自己的球员经历,探讨了自己的足球哲学,谈论了中国队在前天预选赛上的表现,并且表示他将会把这次获得的3万元奖金捐献给贫困山区的学校。

(采访者以下简称:苏;贾秀全指导以下简称:贾)

苏:我对您的球员生涯很好奇。您是大连人,我们都知道大连的足球氛围很好,您小时候的足球氛围比现在要好吗?

贾:是,我小时候大连的足球氛围比现在还要好,踢球的孩子特别多,而且市里、区里、学校都有球队,每个年级都有球队。经过层层选拨,好的孩子都可以去市里、区里的体校,所以说足球氛围和培养机制、层次特别好。

苏:你觉得现在的球员和以前的球员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贾:时代总是在发展,足球也在发展。足球永远是矛和盾的关系,当进攻的球员涌现、进攻足球盛行时,足球人就要反思,怎么把进攻限制住。在足球世界,矛和盾是此消彼长的。我们这个时代的足球理念更注重团队和细节。

苏:那么从球员个体的角度来说呢?

贾:现在注重球员个性的发展,足球本身的特性不够明显,中国足球现在欠缺一些关键位置,比如前锋、中场、中前卫、中卫。这可能和我们目前青训体制,包括挖掘和培养都有关系。目前一些优秀外援到中国来,他们一般都是前锋、中卫,这给了本土球员一些压力,他们的位置会很尴尬,机会很少,这也是这几年本土优秀的中卫、前锋比较少的原因。

苏:在这种情况下,目前国内有您看好的希望之星吗?

贾:在这个时代,球员各方面自身条件、接触的东西(都很好)。我们那个时代,我们离世界足球很远,信息、交流很少,除非你自己出去,现在你打开电视,五大联赛,所有的信息,一个电脑就可以解决。现在的孩子离世界先进的足球理念很近,他们的接受的信息、训练都要好于没有职业联赛之前,没有开放之前。现在关键是苗子选好之后的训练,后天的平台对于他们至关重要。我把前锋、中卫、守门员看作是特殊的位置,特殊位置特殊培养,很关键,包括技能心理责任等等,这很重要,因为是特殊的位置。

苏:您踢球时曾经参加过很多高水平比赛,那么您在场上遇到的最难缠的对手是谁?

贾:我和克林斯曼、沃勒尔这些顶级的世界前锋都交手过,他们的身体、头脑、球商都很好,而且德国早在那个年代就注重团队足球。我觉得在顶级赛场遇到的每一个对手都是很强的,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作为职业球员必须要接受这个挑战,面对现实,自己要变得更强,才能适应职业赛场的竞争。

苏:您曾经在日本踢球,还入选了日本职业联赛全明星队。很多人说日本足球值得我们学习,您觉得呢?

贾:日本足球的特点是新人出现得特别快,日本优秀的球员都在国外踢球,国内是后方基地,年轻人在国内参加自己的联赛和亚冠。这样一来,后备力量有足够的比赛空间,在本土和亚洲得到发挥和锻炼,好的人才再到欧洲踢球,旅欧球员回来参加国家队的比赛时,他的能力和心态对国家有巨大帮助,这是一种良性循环。另外,日韩的青训培养也都特别好。

(图)大阪钢巴的贾秀全纪念卡

苏:他们的青训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贾:规范。其实按我的理解,有人说国内小球员比赛少,其实更严重的问题是,小球员没有学到正确的技术和理念。从小明确正确的基础动作和战术思想理念,会促使其往更高的水平发展。现在很多小球员学习的技术动作是错的,战术理念是错的,参加的比赛越多,错误的东西就更固化,所以从小学习规范的技术和理念非常关键。第二教练很重要,其实我呼吁,优秀的球员、踢过职业队的球员,都应该参与到青训培养来。

我们有这么多有特点的本土职业球员,如果每个人都能带一个年龄段,给他们三五年时间,每个人带出不一样特点的球员,那么百花齐放的情况将会出现。实际上现在很多基层教练的教学规范程度不够,年轻球员到了成年队,都18岁、20岁了,我还需要重新给他们定型,重新给他们规范技术动作,重新加强基本的技战术理念。其实这个阶段应该是过渡阶段,或者形成位置的职责、分工,包括明确队伍的整体战术理念,但是他们还得重新学基础的东西。

苏:看来我们需要很多高水平的教练员,那您觉得我们的国家队和俱乐部请外籍教练有好处吗?

贾:好处就是引进大牌的教练、球员后,本土的球员可以见世面,和大牌球员一起踢球,潜移默化的学到很多东西,包括技战术、意识、心态。但是对于后辈的培养,远期来看难说对错。中国足球还在路上,还在探索,最终的结果还是应该在国家队体现出来,起码在亚洲我们应该取得比较好的成绩,起码能够进入世界杯。但是现在还没有这个成果,以前日韩是对手,现在西亚、甚至越南都是对手了。所以到底是好是坏,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从青训来说,我们引进了先进的东西,重要的还是别脱离中国的土壤,我自己踢球我知道,中国人有自己的特点,先进的东西进来之后,要和中国的特点相融合。

苏:中国的土壤是指?

贾:其实我们可以总结一下,70年代80年代一直到90年代初,中国足球在亚洲还有一席之地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球员的特点和风格。那时候也没有外籍教练,但是一看就知道那个是中国球队,那个是韩国球队。其实日本队也是这一二十年建立起自己的风格:团队、技术好,球商好。这一二十年他们运营自己的职业联赛,请大牌球员和教练帮助自己。20年后,这起到了效果,日本队有了质的变化,现在他们就是亚洲一流。所以说,他们是结合了自己日本人特有的特点。在一对一的对抗中,他们的体能和身体是不占优势的,他们结合了自己的情况,设计了自己的体系,他可以用两三个人对抗你一个人,这个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这就是现代足球,团队可以弥补很多东西。我们可以结合自己的特点,建立自己的风格。我们中国人到底是什么风格?学巴西学不像,学英超学不像,你学谁?要有自己的东西,这很关键。而且我们对自己的足球认识得还不清楚,都学学成四不像了。过去广东足球、老八一足球、辽宁足球、北京小快灵,北派南派,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点,特点鲜明。有特点的球员多,组成的国家队就是强。

苏:再度执教建业之前,您有四年时间没参加教练工作,您是早就想好复出还是机缘巧合?

贾:其实做球员的时候,到职业生涯末期并不想当教练。劳累了半辈子,所以一开始对执教不感兴趣。后来我去当兵,组织有困难,八一队有困难,组织希望我能带球员,这是组织的决定。后来我发现当教练是一种挑战。职业教练必须随时随地面对和接受挑战,然后不断接受更新更多的挑战。到了后来,我对自己在每个阶段提出了不同的要求。

现在呢,我并非一定要当教练,只是我觉得自己的经历和资历,在目前算是很好了。当球员时,多年来我在国内外踢球,几乎拿遍了亚洲所有奖项,国内外参加了很多比赛,甚至参加过欧冠,后来我又当了几十年教练,如果不把我的经验传授给后代,我觉得有点可惜。另外我觉得自己还有这份热情,还想继续做,我希望能把自己的风格体现出来。那三四年我也没闲着,去电视台、网站解说,对自己也是一个反思,挺好的。

苏:复出之后您的带队成绩很好,是不是在这四年有进一步学习?

贾:对自己总结,不断学习,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挫折。通过成功和失败的积累,慢慢的加以总结,然后遇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平台,一群适合自己的球员,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其实一个教练成功,能力并非像说的那么重要,只是遇到了适合自己的球员和战术,这需要时间。

苏:很多球迷很好奇,职业教练平时到底要做什么?

贾:本土教练和外籍教练不同,本土教练工作量会更大。如果你愿意工作,一天都停不下来。你担负着责任,要培养人。我目前还担任着俱乐部副总,青训的事也要参与,其实工作很多。外籍教练只负责训练,不用负责管理。而且现在是职业联赛,还有很多外地球员住在基地,也需要管理和沟通。也有些东西是自己给自己加的责任,既然要当教练,就是为人师表,对球员负有责任。

苏:现在有一些高科技的东西,比如球员数据采集,您觉得对执教有帮助吗?

贾:数据只是辅助我们的团队,提供一些基本的东西。足球永远是变化的,有些东西数据体现不出来。临场指挥、战术制定、还有一些细节,比如知人善用,这都不能靠机器,要靠教练的积累。

苏:您回到建业,一开始有些球迷不理解不接受,当时您的心情是怎样的?

贾:当时是2014年,建业14轮比赛后积11分,明眼人都知道这意味着降级。08年时我和他们有一段缘分,所以他们再次请我的时候,我没想这么多,只是觉得现在建业困难,我有这个义务帮助,我自己要尽力。在当时的情况,也没有时间去考虑球迷的意见。球迷希望看到球队好,但是一个球队要取得成绩,需要之前很多的积累和铺垫,他们的心态我能理解。当时他们接受不接受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只希望自己培养出有特点的球员和球队,我自己的风格和追求的东西能体现出来,做一个有思想有智商的教练,这是很低的一个标准。我现在没有年轻时的冲动,一定要证明自己。有些东西不需要证明。

苏:曾经您是以直率、犀利著称,但是今天见到您,我觉得您很温和,这些年您有改变吗?

贾:其实我还是直性子,这是几十年在部队对我的影响,我不会拐弯抹角。我就是以身作则,对球员的要求我自己也做到,榜样作用很关键。做球员和教练时,我对人都很好,只是遇到一些事时很直率,有些事有很多解决办法,我找了最近的一条路。了解我的人和我的相处还是不错的。我做人实实在在,有什么说什么,对人负责任,我很坦诚。

苏:但是一些事放到大众面前就会发酵,您曾经引发过一些舆论焦点事件,有没有哪一次,你觉得如果时光倒流,你会改变当时的做法?

贾:其实时过境迁,也没什么后悔的。中国足球职业化晚,职业球员和教练待遇很好,有很多荣誉,你要面对的就是这些压力。日本把职业球员叫体育家,这是更高的层次,社会地位很高,所以你要面对社会上的压力。人都在长大,能够把事情处理得双赢,超过底线的东西我们不去做,把所有理念团结起来。足球应该越简单越好。能够把竞技状态和风格体现出来。足球很复杂,但是管理应该简单,执行力应该高。足球身体要求、技术要求和其他运动不一样,它的变化是不可预测的。

苏:您知道自己在懂球帝App人气很高吗?

贾:哈哈,我看过一两次,我觉得你们的出现很好。我觉得如果你们能帮助中国足球走出低谷和误区,那就太好了,这也是我的希望。而且我要感谢你们对于本土教练和本土球员的认可。本土教练和球员的生存空间都很小,很不容易。我很高兴获得这个奖,很感谢你们。

苏:我们确实希望能让球迷多看看中国足球好的一面。

贾:我觉得应该是这样,长期来讲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对中国足球有帮助。

苏:您经常讲要学习,很多年轻球迷觉得很有意思,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贾:其实这些球迷是未来的中坚力量。你们对足球的认识一定要不断学习,不要只做一个球迷,你们的提高也是中国足球的提高,这很关键。你们可以去踢球,去感受,现在业余足球搞得很好,我家在北京,北京的小区里都有很多球队。真正去踢球,你们会对足球理解更深,能看懂读懂中国足球需要什么,我觉得你们能做到。

采访当天晚上,中国队晋级了世预赛亚洲区十二强赛,于是我们又联系了贾指导,采访了他的看法。

苏:您觉得国足昨天取胜的关键是什么?

贾:首先祝贺国足,祝贺高洪波,中国足球到了这个时候,有人像高指导这样站出来,是非常令人敬佩的。纵观中国队最后两场比赛,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是准备工作,知己知彼,第二点是大家的统一,智取华山一条路?;褂幸恍┫附?,队员的状态,比赛的选址等等,是中国足球人共同努力的两场比赛。

苏:您觉得国足这次能走多远?

贾:进入十二强之后,这12个球队12个国家,基本代表亚洲的最高水平,能够在亚洲最高水平中有一席之地,能够去竞争,我们没有被足球前进的车轮落下,至于能走多远,机遇和困难并存?;褂屑父鲈率奔?,关键还是看我们的准备,如果大家思想统一,综合的工作做得好,我相信中国队绝对在出线队伍的竞争行列之中。

另外中国队现在有自己的特点,其他队有其他队的特点,只要我们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点,限制对手,只要我们的思想能高度统一,我们一定能战胜对手。

分享到:

非常抱歉!

AG龙虎斗